美国苹果id分享2021最新

十几天前,大洋彼岸的贾跃亭发了条微博,内容是祝乐视超级电视十周年生日快乐。很快他收到了回复:感谢贾总,祝FF量产顺利。

在北京朝阳区东四五环之间的达美中心,乐视网和乐融致新占据了整整两层,合计约400名员工在此办公。这也就是现在的乐视。

乐视早已不是明星公司,之前凭借“没有996”、“四天半工作制”刷了一波存在感后,它又陷入沉寂。乐视仍在活着,但它活的怎么样,多数人并不知道。

4月27日,已退至三板市场的乐视网3发布了2022年度财报,营收3.93亿元,同比下降6.04%;净亏损5.1亿元,亏损同比减少76.23%。截至去年底,乐视网归属母公司净资产为-193亿元,负债合计220亿元。

而在股价上,乐视网3只剩下几毛钱,按照每周三次的频率交易,除了零星有投资者在股吧发发牢骚,也少人再去问津。

乐视网的这份财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,在专业人士眼中,它的一些财务状况仍然不明朗。这折射了当下乐视的处境——既有诸多历史问题没解决,又在艰难地重回市场。

据乐视网财报披露,按合并口径计算,2022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.67亿元,同比增加119%。

乐视网手握乐视视频,主要收入包括付费会员业务、短视频运营业务苹果美国id账号和密码账号和密码、版权业务及电视剧发行收入等。去年,乐视网新增注册用户约500万,新上跟播剧56 部(2010 集)、片库剧 880 部(26932 集),电影272部、动画139部(5471 集)。

2022年,每天通过PC端访问乐视视频的用户数约34万人,移动端则有92万。没有了高光时期的庞大用户量,乐视正在长视频市场的夹缝中存活。

此前,外界不乏乐视靠《甄嬛传》“养活”的调侃。该剧网络版权是乐视在2011年花费2000万买下,此后成为爆款。“其实这部剧的版权收入,目前仅占乐视总营收的2%。”被问及时,乐视市场部负责人对“商业人物”称。“我们真的不靠房租(和甄嬛传),也绝不苟活,公司内部有一句话——要站着,还要把钱挣了。”

乐视曾在2021年5月宣布智能生态回归,并发布电视和手机等产品。过去两年,回归的乐视手机发布了两个系列,价格在千元以下,用乐视智能生态副总裁李晓伟的话说,“经过两年艰苦扎根,乐视手机活了下来,复活成功。”

打开乐视商场官网,在售产品涵盖了超级电视、生活电器、智能家居、手机数码、护理健康等品类。有北京乐视用户向“商业人物”展示,在硬件之外,乐视电视会员分为连续包月(首月49元)、3个月会员(209元)、6个月会员(329元)、1年会员(588元),开通之后可享有云视听极光、芒果TV和乐视频等权益。

“现在卖电视硬件可能亏损,后续的内容运营构成了营收。”李晓伟坦陈,不过其未透露整个硬件业务占乐视营收的比重,仅表示“目前比较波动”。

在传统渠道销售之外,乐视还把叫卖搬进了直播间苹果申请美国id邮箱用什么邮箱。去年9月,乐视上线直播带货,其中不乏员工兼职担任主播。据乐视相关人士透露,乐视直播间每周四天进行直播,产品主要以自有产品为主,有手机、电视、牙刷、智能门锁等。

考虑到复杂的历史问题,乐视重启面临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——它的权力分配,以及与贾跃亭的微妙关系。

自乐视危机迄今,贾跃亭2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,乐视网则多达25次。贾是乐视的创始人,但也正因贾跃亭等大股东的违规担保,令乐视网背上沉重的负债压力。在远走美国之后,贾跃亭不再直接参与乐视的业务,但二者的关系仍若隐若现。

截至去年底,贾跃亭持有乐视网19.37%的股份,为第一大股东,其中77.6%股份的表决权已委托致新云网代为行使。致新云网背后是刘延峰(乐视网董事长)、李晓伟、沙颖娜及王红光,四人为一致行动人,名义上是乐视网的实控人。

乐融致新方面,目前融创仍是第一大股东,不过融创已不再参与乐融致新的管理和业务。执掌乐融致新的是张巍,他曾经担任过乐视网的CFO。

刘延峰曾被视为乐视的过渡性管理人物,原因在于他年轻、外界知之甚少,且没什么亮眼的履历。在媒体上,关于他的声音也很小,而代表乐视发声的多是张巍。比如乐视从今年起实行四天半工作制,就是张巍以“乐视CEO”的身份通过内部信宣布的。

“之前贾跃亭把部分股权的表决权分给了一些乐视高管,现在业务上和他没有直接关系。但重大战略上,公司高层可能会和他沟通。实际上他也顾不上乐视这边,FF 91就够他忙了。”一位乐视相关人士告诉“商业人物”。

美国苹果id分享2021最新

2021年乐视宣布回归前夕,当时的邀请函上赫然有几个大字,“我回来了”。字眼旁边,是一个疑似贾跃亭的人物剪影。事后证明,这算是一次成功的营销,乐视吊起了外界的胃口,却是要为硬件业务的回归铺路。

对乐视而言,如何巧妙的“蹭”贾跃亭流量,是个艺术活。“要考虑不要对前老板或前高管造成困扰,毕竟以前给市场的印象是比较负面的。”上述乐视人士承认,“其实我们做营销也挺难的。”

“有人觉得我们没老板,其实我们有。乐融致新的领导核心就是巍总(张巍),同时我们还有一个管理团队。一个公司不可能没有核心。”李晓伟称。

贾跃亭时代的蒙眼狂奔已经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“稳定”为主的心态。对不少员工而言,现在的乐视不一定非要做颠覆性的东西,活下来最重要,未来几年可能都是这个思路。更重要的是,现在讲究先做再说,“你还没做就到处说,那不就是吹牛逼吗?乐视现在特别忌讳这个。”

从价值取向到内部治理,乐视逐渐活成一家有点另类的公司。在内外的宣传形象中,乐视员工可以“不内卷”,他们周三只上半天班,不胜任岗位优先考虑转岗而非辞退。那些曾经离开的人,现在也被欢迎重返乐视。

决策流程也变得简洁,如管理层面的月度例会,一个小时结束,部门周例会缩减到半个小时。PPT更是被Excel取代,“PPT 包含的信息量太少,更多为了美化。现在我去找CEO汇报,需要的话会整理一个Excel表格,用数据说话,没数据就没意思了。”李晓伟说。

尽管如此,用“佛系”来形容目前的乐视并不恰当,因为KPI仍然需要。员工层面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“要对的起岗位的那份工资”,更大的压力则在于领导层,他们直接担负着拓展业务的任务。

除了整顿内部,摆在乐视面前的,还有如何获得外部信任这个关键问题。尤其是供应链和销售渠道美国苹果id分享2021最新

在乐视复活硬件业务的初期,因很久不做该类业务,供应链都需要重新去找。以乐视电视为例,其涉及到的生产环节就有七八个,背后的每一家供应商可能都得去谈。渠道问题同样麻烦,由于当年乐视危机爆发后,其产品是从各渠道骤然撤出,给渠道商带来很多麻烦,比如售后问题等。要再次赢得信任,难以一蹴而就。

“其实网友对乐视认知的转变,与供应链、渠道都是一样的。2019年的时候是我们去找供应链,现阶段是很多供应商主动找过来,因为我们的信誉和口碑都在改善。”李晓伟说,“现在乐视去每个地方,就是谈工作,不搞那些浮夸的东西。在履约方面,因乐视曾经出现过问题,我们就生怕对方会误解,因此付款上我们应该是行业中’最好’的,基本上提货就把款项支付了,一些其他厂商还有欠账的。”

这些迹象或许令乐视上下感到振奋。疫情三年过去,行业环境在发生巨大变化,原有的业务模型已不能适应新的竞争环境。据李在一个月前透露,“我们需要适应变化,现在一半人都在出差,都在外面跑呢。”

从现金流上来说,如果不考虑历史欠债,目前乐视已经是一家“健康”的公司。张巍在今年初的全员信中就曾表示,2022年公司业务总体平稳,经营业务实现现金流平衡。

吸取了从前的失败教训后,乐视对现金流的重视上了一个台阶。按照其内部现在的说法,如果没有一年以上现金流,不能保证一年没生意都没问题,那“老板心里都会不安”。

考虑到乐视网仍处于亏损状态,整个乐视的现金流可能要更依赖智能硬件业务,以及尚在酝酿中的“创新业务”。超级电视、手机以及其他所谓智能生态产品,寄托了乐视的翻身希望。

然而多年时间过去了,乐视的这些产品是否还会被市场持续买单,将决定这家公司存活的质量。乐视上下,正在为这个目标奔命。

公众号修改了推送规则,现在必须加【星标】,多点【在看】,才能第一时间收到推送。

如果不想错过“商业人物”的文章,记得添加【星标】哦,这样每次新文章推送才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订阅列表里。

严正声明:“商业人物”所有原创文章,转载均须获授权。一切形式非法转载,包括但不限于盗转、未获“商业人物”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,均属侵权行为,“商业人物”将公布“黑名单”并追究法律责任。“商业人物”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合作。

2.期待您置顶与星标。欢迎分享与评论,欢迎通过留言或私信方式给我们提供选题线索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5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